联华证券_股票配资申请_股民杠杆炒股平台

  • 从门店五千家到转行卖菜,如今惨遭退市:昔日运动鞋服巨头,为何沦落?

股民杠杆炒股平台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_股票配资申请_股民杠杆炒股平台 > 股民杠杆炒股平台 >

从门店五千家到转行卖菜,如今惨遭退市:昔日运动鞋服巨头,为何沦落?

发布日期:2024-06-11 02:48    点击次数:137

订阅 快刀财经 ▲ 做您的私人商学院

水中幻影一场空。

作者:朱末

来源: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

屋漏偏逢连夜雨,般迟又遇打头风。

昔日运动鞋服巨头“”,眼下日子异常艰难。今年2月份,贵人鸟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李志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引发舆论一片哗然。

3月15日,贵人鸟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出售公司位于晋江市内坑镇的内坑工业园区资产,由福建省耀高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4亿元的价格竞得。

紧接着,3月22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因触及有关条件,公司收到上交所终止上市的决定,摘牌日为3月29日。这意味着,贵人鸟将彻底离开A股市场。

此情此景,放在过去几乎无法想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贵人鸟都是响当当的存在,不仅率先于2014年登陆上交所,成为“A股运动鞋服第一股”,创始人林天福更是一度拿下过“泉州首富”的头衔。

但现在,贵人鸟早已在破产重组中拱手他人,岌岌可危。因急于向体育产业化集团转型,贵人鸟背负了巨额债务,陷入了流动性危机,尽管之后完成了司法重整并跨界进军粮食产业,贵人鸟却依然无法摆脱亏损的命运。

时移世易,再回首恍然如梦。同为晋江鞋企,鸿星尔克尚且活跃在各大国货的直播间,361°和特步的营收亦在稳步增长,更遑论已成为“国货之光”的老大哥安踏,而一度遍布县城大街小巷,门店超过五千家的贵人鸟,却变得越来越黯淡。

曾经,想要打造“国内体育产业第一公司”的宏愿言犹在耳,如今却都成了水中幻影一场空。

01

另辟蹊径成功崛起

贵人鸟如何上位?

作为“晋江帮”的一员,贵人鸟发家于“中国鞋都”泉州晋江的繁荣土壤中。那些我们熟悉的名字,安踏、特步、361°、鸿星尔克、乔丹等,皆是从这里走出。

上世纪八十年代,外出回乡的侨胞在晋江办起鞋厂,源源不断的外贸订单随之涌来,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晋江很快聚集起一条从设计到加工到展销的制鞋全产业链。

林天福的起步阶段和当地多数企业的发展模式类似——从家庭式的小型手工作坊做起,主要为国际品牌的运动鞋做贴牌生产和代工服务。

▲林天福

完成原始积累后,不少头脑灵活的企业家认为代加工并非长久之计,转而探索起自己的品牌之路。1999年,安踏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以80万天价代言费,签下要参加悉尼运动会的孔令辉,孔令辉如愿夺得了男子单打金牌,安踏一夜成名,营业额暴涨,迅速从生产批发商蜕变成知名品牌。

在安踏的示范效应之下,同行之间纷纷争抢体育明星代言,贵人鸟却出其不意,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娱乐明星。事实上,相比于同行来说,直到2002年,林天福才开始发展自主品牌“贵人鸟”,品牌化比较晚,而贵人鸟之所以能够弯道超车,恰恰在于它的差异化营销策略。

贵人鸟斥巨资邀请刘德华和张柏芝来当代言,还赞助了当时大火的综艺《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不但如此,贵人鸟还首次提出“运动快乐”的体育精神,树立了鲜明的青春品牌个性,因此在年轻人中名声大噪。靠着“娱乐明星+广告+品牌”的模式,贵人鸟很快脱颖而出,成为运动时尚的代表。

2008年北京奥运会掀起的全民体育热潮,又给贵人鸟添了一把火。贵人鸟砸重金赞助多支国家队,成为业内赞助国家运动队数量最多的体育用品品牌。

与此同时,林天福带领贵人鸟大举扩张,2009年到2013年的三年间,贵人鸟的线下门店数量从1847增加到5560家,规模翻了三倍。贵人鸟以其性价比锁住了三、四线小城的市场,从2010年到2012年,贵人鸟的营业利润分别增长87.92%和12.58%。

然而,好景不长,2012年左右,“体育热”降温导致产品过剩,鞋服行业变了天。但这场危机似乎并未影响到贵人鸟,2014年,贵人鸟登陆上交所主板,成为A股市场上第一家运动品牌,风头无两。2015年5月,贵人鸟股价在初上市时12.58元/股的基础上翻了5倍,最高点达65.47元/股。

彼时,贵人鸟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是同为晋江鞋业的李宁、361度市值的4倍以上,创始人林天福也凭借190亿身家问鼎泉州首富,鲜花和掌声铺天盖地。

或许是成功来得太顺利,上市后不缺钱的林天福迅速膨胀,为贵人鸟谋划的前景是“全能体育”——以对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

殊不知,正是这一决策,成了贵人鸟日后命运的分水岭。

02

定位失误盲目投资

风云突变跌落神坛

完成上市之后,贵人鸟并未选择继续深耕运动服饰品牌,反而狂热地切入赛事运营、体育经纪、体育服务、体育培训等多个领域,步子迈得又大又急。

2015年,贵人鸟以近2.4亿投资成为虎扑第二大股东,其后,贵人鸟由于虎扑体育合作成立规模达20亿元的产业基金,先后投资了“懂球帝”“智慧运动场”“ZEEP”“趣运动”等十几个项目;趁热打铁,贵人鸟又分别花2亿、1.2亿投资康湃司体育以及西班牙足球经济公司BOY等企业,全是大手笔。

2016年,为了迎合互联网带来的消费动向,贵人鸟先后斥资9亿收购或增资线下零售商,贵人鸟不仅投资安康人寿,进军体育保险,还拿下了街头篮球品牌AND1大中华区的运营权、网球品牌PRINCE的中韩运营权,意图掌控产业链下游。

2017年,贵人鸟一度欲以27亿收购连锁健身公司威尔士健身的母公司威康健身,后者当时的净资产不到1亿,溢价率高达27倍,该收购价已超过贵人鸟当年净资产的一半(这笔巨额投资最后未能成行)。

在此期间,贵人鸟甚至发公告要更名为“全能体育”,准备和“贵人鸟”这个已沿用十多年的运动鞋服品牌作别。

其实到这个时候,贵人鸟和曾经的“对手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当同行都在死磕核心技术时,贵人鸟却在盲目投资,导致既没能找准品牌定位,也未能夯实品牌优势,鞋服作为主营业务完全没能得到应有的重视,此间种种,为贵人鸟的衰败埋下了伏笔

贪多嚼不碎,反噬来得很快。靠“烧钱”收购来得这些企业,非但没能带来预想中的利润,反而成了亏损黑洞。2017年,虎扑体育折戟IPO,次年,贵人鸟将其持有的虎扑股权全部清仓;另外,贵人鸟陆续以3亿元出售杰之行公司,以1.43亿元出售康湃思体育、康湃思体育咨询公司各37%的股权等。

由于投资占用了大量现金储备,贵人鸟的资产负债率节节攀高,资金链问题终于全面爆发。2018年,贵人鸟首次出现了6.85亿巨额亏损,2019年、2020年又再亏10.96亿和3.82亿;截至2020年底,贵人鸟门店数量已从巅峰时期的5560家锐减至1396家。

2020年年中,贵人鸟在各银行本金合计为14.1亿元的贷款已全部逾期,贵人鸟当年的半年报显示,贵人鸟负债合计34.50亿,资产总计37.85亿,资产负债率高达91.15%。债务缠身的贵人鸟被实施退市警告,股票简称从“贵人鸟”变成了“ST贵人”,林天福也多次受到限制消费令。

▲2015-2020年贵人鸟资产负债率 图/乌龟量化

无奈之下,贵人鸟只好变卖此前收购的资产,但为时已晚,贵人鸟当时的资金窟窿已经难以被填补,债权人申请对其进行破产重组,昔日风光荡然无存。

也正是这一次破产重组,让贵人鸟跌入了更加万劫不复的深渊。

03

退出主业改“卖粮”

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走投无路之际,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横空出世。

2021年4月,李志华掌舵的泰富金谷以约4.2亿元的价格取得了贵人鸟3.2亿股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0.36%,成为贵人鸟第二大股东,林天福66.18%的股权被稀释至26.48%。

与此同时,泰富金谷还通过拍卖的方式,以0.91亿元获得了贵人鸟账面价值9.21亿元的应收债权。泰富金谷入主贵人鸟后,当年7月,贵人鸟就注册登记了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专注于大豆、玉米等农产品的收购、加工、销售和仓储,做起了“新农人”。

得益于粮食业务,2021年,贵人鸟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19亿元,同比增长19.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但也正是因为“卖粮业务”,2022年4月,贵人鸟遭到上交所问询“未来经营战略是否发生调整,是否存在转型分型”,贵人鸟答复称,“公司开展粮食相关业务,是出于偿债考虑,主要业务仍为做好贵人鸟品牌。”

同年,林天福持有的贵人鸟股权因司法拍卖大幅下降,家族所持有的贵人鸟股份大部分也因债务被质押或冻结,李志华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公司的实控人,出任贵人鸟的新任董事长。

如此一来,贵人鸟再也不是当初的贵人鸟。根据贵人鸟2022年年报显示,公司业务收占比第一的已经变成粮食贸易,占比达50.54%。

▲贵人鸟公司官网

2023年3月,贵人鸟宣布进军预制菜领域,涵盖供应链农副视频以及农产品加工等产业环节;同年9月,贵人鸟推翻曾经的答复,宣布逐步退出鞋服业务,转型投身“农场”业务,并出售了多宗鞋服资产。

然而,即便是聚焦“卖粮”,短暂的回血后,依然没能止住贵人鸟的颓势。2022年,贵人鸟归母净利润再次转亏,为-941.37万元;今年1月,贵人鸟披露2023年业绩预告,显示去年全年净亏损4.85亿元,亏损较2022年翻了50多倍,贵人鸟股价一路崩盘。

略讽刺的是,2023年上半年,贵人鸟粮食业务营收成本高达3.05亿元,几乎与该业务下的营收相等。换句话说,其粮食业务赚的钱是通过付出大量成本的沉痛代价来获得的,同期毛利率仅有10.86%,而贵人鸟运动鞋服和招商及代运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5.77%和29.84%,相较而言,还是鞋服毛利更高。

至于贵人鸟寄予厚望的预制菜领域,业界并不看好。这个赛道早已是虎狼环伺,不仅有像“安井”这样的食品龙头企业,还有实力雄厚的连锁商超、生鲜电商等零售企业,更有类似贵人鸟一样跨界加入赛道的企业,如粤海饲料、海天、格力电器、碧桂园等,贵人鸟想要突围,何谈容易。

除了外患,还有内忧。在李志华治下,贵人鸟问题频出,涉嫌超6亿元玉米贸易空转,业务真实性存疑。

即便退市已经板上钉钉,但贵人鸟也无法一退了之,李志华、泰富金谷,以及原控股股东之间的麻烦,仍然剪不断理还乱。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时代的浪潮滚滚向前,掉队的贵人鸟终究成了“折翼鸟”。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配图仅供参考,无指向性及商业用途)

参考资料:

1.盐财经《泉州前首富亏大了》

2.南方都市报《突然停牌!曾是一代人的记忆》

3.斑马消费《贵人鸟,真的飞走了》

快刀财经已同步入驻:36氪、虎嗅网、钛媒体、i黑马、品途网、商界、趣头条、砍柴网、梅花王、艾瑞专栏、亿欧网、创业邦、知乎、雪球、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界面新闻、一点资讯、网易号、搜狐自媒体、凤凰网、新浪财经头条、新浪看点、UC大鱼号、天天快报、企鹅自媒体、投资界、思达派、猎云网、简书等30多家自媒体平台。

快刀财经

社群 | 内容 | 连接 | 商学院

商业快媒体、思维孵化器、价值试验场和洗欲中心。专注互联网以及互联网正在影响的其他行业。有趣、有料、有态度,加入我们,拥有您的私人商学院。致力于为用户提供营销策划、社群电商、创业投资和知识充电服务。

投稿、转载、内容合作,请添加微信ikuaidao



相关资讯Related Articles

  • 外盘原油期货配资 尿蛋白超过多少要用药干预了?

    2024-07-22

    尿蛋白是肾友们最重视的指标之一,因为它是肾病进展的主要危险因素,尿蛋白的多少与肾功能进展的快慢息息相关。 那尿蛋白从多少开始我们就得用药治疗了呢? 一般来说,大部分肾病患者24小时尿蛋白定量超过300-500mg(0.3-0.5g)就需要用药治疗了。 比如肾小球肾炎中最常见的IgA肾病,权威KDIGO指南建议如下(图1),所有尿蛋白超过500mg(即0.5g)均建议用药干预。儿童和年轻患者要求可能...

  • 原油期货平台 涨上热搜!半导体“杀疯了”;12年新高!黄金股狂飙

    2024-07-19

    回看2022年原油期货平台,受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全国18个主要城市的写字楼净吸纳量跌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上海的写字楼净吸纳量同比也下降了58个百分点。 今日早盘,主板市场整体低开小幅震荡,科创板则继续突飞猛进,科创50指数盘中放量上涨逾3%,再创阶段性新高,近14个交易日以来12日上扬,累计涨逾17%。 盘面上,通讯设备、芯片、黄金、百元股等板块涨幅居前,传媒娱乐、人工智能、电信运营、酿...

  • 配资融券交易 中国足协:选定大连市为中国队世预赛9月份主场承办城

    2024-07-16

    此次活动在国家外汇管理局温州市分局、温州市商务局、温州海关等市级单位的指导下圆满完成,宁波银行温州分行表示,将持续贯彻金融稳外贸的工作要求,探索创新服务模式,围绕“国际化、数字化、便利化”的新三化理念践行载体经营,引导企业树立健康的汇率中性理念,助力温州区域外贸企业更好更快发展。 一是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宗旨,信贷增长稳定性不断增强,货币政策工具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有效发挥,贷款利率保持历史低位,全力支...

  • 股市杠杆原理 老挝7月对华免签,以期今年吸引80万中国游客

    2024-07-13

    此外,多只光伏概念股近日也获北向资金重点加仓。截至5月24日,以近3日数据统计,累计共有14只个股增持规模超1000万元,其中,阳光电源、大全能源双双获北向资金加仓超2亿元,晶盛机电、通威股份、晶科能源等股也获增持居前。若以增持市值增幅统计,大全能源、中来股份、高测股份、上能电气、金博股份等股获北向资金重点关注。 近期,新能源赛道人气回暖,尤其是以TOPCON电池为代表的光伏电池、风电、汽车热管理...